娱乐



省级卫视综艺节目创新路径的再探索


时间:2018/12/06 04:33


  我们曾经历了综艺模式的井喷期,在今天,好的节目并不是说模式有多么新颖,而是做出了新意。对省级卫视来说,节目创新不是一个点的爆发,它需要构建一张创新的网。一个个被解决的具体问题形成一条创新创造的线,一条条的线再连成一个创新的网。对我们电视行业,电视节目的创新,或者说一个节目的成功,看起来有一个爆发的点,但却是一系列量变积累到质变的过程。

  综艺节目一直是很多省级卫视的短板。除了央视和一线的几家卫视有实力打造大型综艺节目外,其他卫视对综艺节目既舍不得放弃,又对高成本望而兴叹。随着总局对综艺节目提出“小制作、大情怀、正能量”的要求后,新一轮综艺节目的创新与探索开始了,这也许会给二三线卫视带来机遇。

  曾经的现象级节目,如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奔跑吧兄弟》,它们进入综N代后,2017年开始收视、影响力均下滑,而各省级卫视均没有出现新的现象级的综艺节目。

  在互联网时代,有BAT这样横向发展做平台的,而内容生产者们更多的是在垂直领域耕耘着,这样纵横交错才形成了互联网。维众传媒创始人杨晖博士判断:从市场的导向来讲,必须打破同质化现象,寻找新的题材。智娱时代就是一个垂直化定制的时代。①体现在综艺市场,就是全民娱乐的节目越来越少,题材越来越细分,切口越来越小,例如喜剧类综艺如东方卫视的《笑傲江湖》到《欢乐喜剧人》系列,挑战类如深圳卫视的《极速前进》、东方卫视的《极限挑战》,慢综艺类如湖南卫视的《向往的生活》《中餐厅》等。这些节目的口碑和收视表现虽然均不错,但不再是全民共赏、老少咸宜,而是针对一部分的观众有影响力和号召力。显然,经过分化和精细化培养后的综艺市场,靠一个综艺节目打遍天下的情况难再现。

  央视对综艺节目一直持续发力,近几年,从《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到《中国诗词大会》,从《国家宝藏》到《经典咏流传》,从《朗读者》到《信中国》,央视的文化类综艺已经崛起。央视并不是最早打文化牌的,但凭借自己的独有资源和整合力,可以说打得最气势磅礴,而且央视势必会对文化类综艺节目进行持续的深挖掘。央视副总编辑朱彤承诺,央视将持续在原创文化节目上发力,从创作源头上秉承高品质与大格局,精益求精、精雕细琢,让央视文化节目品牌再创新高度。②

  另一股加入综艺的力量是网络综艺,在强大的资本力量的助推下,网综数量、质量都不断提升。从2017年的《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引起强烈反响开始,网综进入大片时代。今年正在上演的街舞类综艺《这!就是街舞》和《热血街舞团》,以及《机器人争霸》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以“小众”的题材杀入大众视野,另类而且个性十足。再借用杨晖博士的判断:从垂直化定制的角度来说,首先要为核心人群定制。如果你找对了一个题材,找准了一群人,这个新产品就有可能从一个垂直的小众群体引爆或者撬动一个大市场。③

  在信息时代,我们可以看到世界各国的优秀节目。作为观众很幸福,但作为电视人却越来越难了。尤其是二三线省级卫视,面对央视、一线省级卫视和网综三座大山的压力,靠孤注一掷投一个综艺节目的崛起之路不但风险大,而且面对越来越细分的市场似乎也行不通了。虽然有这么多可以参考借鉴、可以合作的模式,但制作一档优秀的综艺节目仍然是各家卫视孜孜不倦的追求,因为它是一个电视台的整体创新力和创造力的集中体现。

  (一)“节目做给谁看?”——不仅是节目的定位问题,更应是电视人的思维逻辑

  “节目做给谁看?”这个最基本的问题并不容易回答。大到频道,小到栏目,做给谁看,其实是我们一直模糊不清的问题。尤其电视人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是把观众放在被动接受的地位。而在今天的互联网时代,用户体验才是重点,即使你是专家,你也要把自己的作品做到普通观众看得懂、感兴趣才行。

  因此,节目做给谁看,我们的节目会吸引哪些人,或者用现在的流行语表达:我们的节目哪些人会来“围观”、哪些人会“粉”你,怎样“路转粉”,这些都是在节目制作全程都要一直考虑的问题。“路转粉”不仅仅是一个结果,对于做节目的人来说,是一个有意为之的引导过程:可能是因为价值观的认同,可能是情感的共鸣,也有可能是节目中某一个认真的表情或者坚持的瞬间。我们在节目制作中,要经常有意识地跳出自己的角色,叙事铺陈也要有意识地跳出编导的逻辑,把自己当作一名观众来“旁观”节目,根据观众的逻辑、观感来设计节目环节。

  我们曾经历了综艺模式的井喷期,在今天,若说出现了一档我们从没见过、想都想不到的节目类型,恐怕大家都不会信,但今天仍然会有一些节目带给我们惊喜,并不是说节目模式有多么新颖,而是做出了新意。

  这些好的创意不是凭空想出来的,除了学习、模仿、借鉴,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发力点。这个灵感也许来自一瞬间,但灵感只会闪现在那些有准备的头脑里,其中包括:

  第一,对潮流保持一定的敏感度,及时捕捉正在成形的社会文化现象,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将正在或即将流行的东西引入电视媒体,放大它,将它精品化。

  以湖南卫视《声临其境》为例,我们知道,明星配音在动画片中几乎是标配,一些纪录类的电影如《我们诞生在中国》也会请明星来配音。而大家日常玩儿的配音、朗诵类APP也逐渐多起来,从喜马拉雅到微信读书,还有学英语的各种配音APP。有了一定的市场,一档影视明星的配音秀的出现就显得理所当然。但这并不是这档节目的亮点,这档节目真正让大家津津乐道的是节目中出现的一大批的老戏骨。用节目编导的话来说,就是:这个节目没有给每个嘉宾设定一个角色,“老戏骨”是唯一的人设。根据栏目组的经验分享,《声临其境》曾因为无法让配音玩起来而被否决,最终促使这个节目成型的,是在盘点湖南台明星资源的时候发现,流量明星用了很多,老戏骨资源却一直没有用起来。因此,栏目组让老戏骨把配音这个时下的热点给玩儿起来了,这是这个节目的新意。

  第二,挖掘自己的优势和资源,包括大江、大河、大山这种地理资源,也包括本土的风俗人情、文化、科技、经济、社会资源,找一个适合的点来展现它,混搭它。

  以央视《国家宝藏》为例,九大国家级博物馆那么多文物,怎样才能玩起来?栏目组的甄选要求很直接:文物必须是与现代生活有关联的,文物守护者必须与文物有内在联系。因此,“云梦睡虎地秦简”因为有世界上最早的法医记录、刑事侦查、环保、人权等对今天仍然有意义的记录而入选。同理,请演员刘涛来守护国宝“妇好鸮尊”,因为这个文物的主人妇好是商王武丁的王后,是掌管礼乐祭祀的大祭司,也是能带兵打仗的女将军,她符合现代女性独立、能干的精神特质。这件文物主人的故事不但契合了刘涛的身份,而且深深打动了她,因此刘涛从最开始的疑虑到深夜打电话向栏目组主动了解相关历史资料,直到最后完美演绎文物背后的故事。把历史悠久的文物与现代生活联系起来,用契合度高的明星把文物背后的故事讲出来,这是让文物科普类节目焕发新意的好创意。

  提到创新创造,我们大多数人都习惯把它归结到一个点或者一个人。但是纵观人类社会的发展历程,能把一个东西的发明创造归到一个人的非常少。我们古代四大发明并不能找到对应的四个具体的人,同样,今天我们的最常用的手机、电视、空调也找不到具体发明人。

  因此,创新创造不是一个点,是一连串事件结成的网。在社会协作体系越来越完善的今天,每一个人面对自己遇到的具体问题,解决它,一个个被解决的具体问题形成一条创新创造的线,一条条的线再连成一个创新的网。④结合到我们电视行业,电视节目的创新,或者说一个节目的成功,看起来有一个爆发的点,但却是一系列量变积累到质变的过程:是我们电视人,不论是导演、场记,还是灯光、摄像,解决自己岗位上面对的难题,或者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往前迈一小步,就有可能触发一个节目创新。所以,今天我们重提工匠精神,提倡电视人的工匠精神。

  精品是需要打磨的,好的节目也需要反复打磨。工匠们做东西要有手感,我们做节目也是要有感觉,而这个感觉就是长期不断和自己较劲儿、死磕的结果。既然发现一个全新领域是小概率事件,那么电视的创新,更多是在节目制作过程中每一个环节不断调整、完善,这样无数个小环节的完美呈现,最后汇聚成一个可能我们自己一开始完全没有想到的精品。

  所以,我们电视人的工匠精神,就体现在从一开始节目策划中每一个点的反复论证、推倒重来,节目制作中每个工序、每一个环节的不断试错、修改、完善,节目播出后不断吸纳反馈意见、调整或者推进我们节目的后续发展,等等。

  综艺节目的创新不是一个独立的工序,而是所有电视人都必须思考的问题,是从节目制作各环节到综合服务部门的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结果。

  从2013年我们大量引进国外模式,疯狂模仿、照搬,到2018年4月在法国戛纳电视节推出“WISDOM in CHINA”(中国智造),暨中国原创节目模式推介会,中国电视行业的节目创新力和创造力在不断提升。作为敢为人先的电视人,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责任和自信,在节目创新的道路上不断探索前进。

  ①③王晴川,叶心冉,杨轶,刘琰.《我是未来》:冷科技要做到暖传播——与唯众传媒创始人兼CEO杨晖博士谈科技类电视节目创新[J].南方电视学刊,2017(6).

  ②“广电独家”:在诗词、朗读两大细分题材被集体消费时,央视如何自我破局?[EB/OL].